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红楼丫头之侍书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2:55: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贾府四艳的四个贴身丫头和她们主子的命运一样凄惨,终究成为落花流水春去也、三春过后诸芳尽。抱琴因为元春失宠而被圣上赐死;迎春这一个麻绳提豆腐提不起来的小姐,终还是没有保住司棋,使司棋烈死。探春聪明伶俐而且得理不让的名誉人人皆知,俗话说强将手下无弱兵,侍书同探春的性子一样——句句珠圆玉润,味腴韵辣。  侍书知道在大观园中,没有主子强势的庇护,丫头们是活不下去的。那些翻天拨地的婆子们看着丫头们日日受宠,吃的穿的和主子几乎一个样,心生嫉妒几近扭曲,恨不得这些丫头们都被撵出去,才得了她们的心意。  侍书是个世奴中的丫头,出生和司棋基本相似。由于伺候了不同性格的主子,所以她们有着不同的生命轨迹,在红楼丫头之中,唯独侍书是走运的一个大丫头。  自从晴雯、司棋、芳官等撵出大观园之后,侍书语言上更加小心起来。探春也看出侍书的心思,对侍书说:“你不要害怕,我不是二姐姐,就是自己的丫头真有丑事,还不是坏了自己名声。你跟了我一日,我偏袒你一日。”  这几句话,让侍书的心里宽慰了不少。侍书说:“姑娘,奴婢知道姑娘心怀大志,可是凭着姑娘一个女儿家,是阻止不了贾家的衰败的,娘娘省亲,便有人传言说娘娘是为了出宫来借种而省亲的;二姑娘出嫁,是大老爷把女儿抵债了,还有琏二奶奶偷放印子钱的事……咱们这样的大族人家,任人诬陷,却没处伸冤,眼看这一天天败了下去。”  探春心中一阵绞疼,放下手中的笔,伏案痛哭起来:“常日里,我很希望琏二嫂子收敛一些,可到底出事了,这都是因为她好强做下的孽。当时抄捡大观园,我隐隐感到这是个恶兆,谁家好好的日子不过,变着法地自杀自灭。娘娘在宫中一死,无非是让贾家断了手脚,这样一个百年望族之家,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元春娘娘的身上,真可悲。看看贾家,还有一个能撑得起门面来的人吗?大老爷色迷心窍,把心思都花在女孩儿身上,蓉儿、琏二哥哥、珍大哥哥都是一些只顾花天酒地的浪荡公子,他们哪里会想到家败犹如水推沙的道理!”  侍书抓着探春的手,劝说着:“姑娘,当心身子,谁能料到赫赫扬扬的宁荣二府,败局是如此惨烈。前日,奴婢听说,老爷从东海沿子送信回来和太太想着把姑娘嫁给一个刺史的公子,老爷和这位刺史也是旧交。”探春突然停止了啼哭说:“我不嫁,贾府荣则我荣,贾府败则贾府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耻辱。百年大族人家,难道就这样完了吗?我好不甘心,我虽然是庶出,可是也是贾家的主子,现在能拯救贾家的,也只有我一个人了。”  侍书命小丫头们为探春打水洗脸,翠墨过来伺候。侍书亲自为探春收拾起笔砚,看着探春冷冷的脸色,对探春说:“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就算老爷也无法力挽狂澜,老太太这样经历过世面的人,也手足无措,莫非姑娘有别的打算?”  探春正色道:“既然朝里有人在圣上面前故意陷害我们贾家,我就要做出一个非凡的举动,让圣上觉得咱们贾家还是心里有朝廷的。现在和我们走得近的就是北静王了,好歹他与圣上也是手足,我打算这会子就去求太太,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也不枉老太太白疼我一场,我让那些陷害贾家的势利小人们看着,贾家还是百年不败的贾家。”  侍书知道探春一直心高气傲,笑着劝导说:“姑娘是个聪明人,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姑娘这样做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但元妃娘娘就是前车之鉴,姑娘万不可重蹈覆辙。”  探春房里的一个婆子听到探春和侍书商量着想要抗婚,于是着急地禀告了赵姨娘。赵姨娘听说探春抗婚一事,心里万分着急。贾家如今都到了飞鸟各投林的地步了,探春不想着嫁个好人家扶持贾环一把,而是想着抗婚这样的愚蠢事,这不是明摆着和老爷作对吗?这样好的人家不嫁,作死呢!不为自己想一想,也不替自己的弟弟环儿着想吗?作孽货,怎么自己就生下这样一个不孝的女儿。  赵姨娘本是个糊涂的人,那个婆子又说:“姨娘明公正道是半个主子,将来太太一死,姨娘儿女双全,老爷还不是把姨娘扶正了?可偏巧三姑娘听了侍书与翠墨的挑拨,一心巴结太太,没把姨娘放在心头上,现在要抗婚另做打算,她一个没出阁的小女子能有什么打算?嫁个好男人比什么都得体。”  婆子的这几句话又勾起赵姨娘素日的怨恨,她今生恨自己生下来的女儿不大尊重自己,听了婆子的这些恶话,越发火上浇油。婆子说:“不是我说三姑娘的不好,她偏爱护短,姨娘您看看?宝玉那么喜欢晴雯,还不是巴巴地滚出大观园了吗?姑娘原本是和姨娘亲的,就是这个侍书,处处挑拨姑娘飞高枝,现如今,就连姑娘的终身大事她也要来参合。”  赵姨娘把所有的怨恨都记在侍书身上,只要她被撵出府去,探春终究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还是听自己摆布的。于是,来到王夫人房里,亲自给王夫人奉茶。王夫人问她:“环儿这几日功课可好?”赵姨娘说:“太太放心,好着呢。”赵姨娘杵在王夫人身边说:“听说司棋这丫头死了,也是活该,这些姑娘们身边的丫头,整日挑唆姑娘,没一个好货。别人不说,单说探丫头身边的侍书,听说抄捡大观园时,她也竟然骂起王善宝家的来了,有琏二奶奶在,哪里有她说话的空?”  王夫人徐徐吐了一口气说:“谁都知道,除了娘娘,她们三姐妹中探春是拔尖的,她的丫头自然都是好的,你就是再恨探丫头,也没必要往自己女儿身上泼脏水,你下去吧,我有玉钏伺候就够了。”赵姨娘没趣极了,只得出来,对着自己的丫头小雀儿发了一顿火。  探春打定主意,带着侍书来到王夫人屋里,王夫人明显苍老了许多。王夫人见探春进来,让玉钏给探春倒茶。她对探春说:“儿呀,老爷在西海沿子捎信回来,说到你的终身大事,我心里好不痛快,我知道你是一个刚烈直爽的人,怕把你远嫁委屈了你。”探春跪在王夫人面前,泪水如抛珠滚玉一般,抓着王夫人的衣襟说:“母亲,贾家已经到了水生火热之中,如果在没有人出面阻挡这个局势,可能就要一败涂地了。在着危难时候,女儿怎么能一走了之呢?”王夫人双手扶起探春说:“我的孩儿呀,你琏二哥哥该找人的都花钱找人了,你老爷又不在,朝廷中很多人躲避我们还来不及,听宫里传言,元妃娘娘是被老爷举荐的贾雨村害了,世态炎凉,连我们自己举荐的人都这样,何苦去讨没脸?”  探春说:“我们与北静王不是还有交情吗?让琏二哥哥去求北静王,把女儿举荐入宫,女儿虽然不及元妃娘娘,但是女儿知道没有依靠,贾家不会东山再起。”王夫人哭着说:“我的一个女儿死在宫里,我也有苦难说了,再把另一个女儿搭进去,母亲实在不忍,宫里的斗争,那是想一想都会吓死人的。”  探春哭着说:“听说朝廷与爪哇国(真真国)一直都在打仗,女儿若愿意远嫁爪哇国和亲,求得圣上对贾家再度垂怜,这样圣上就给了贾家再造之恩,女儿的心意也就完全尽了。”  王夫人大惊,没想到在贾家危难之时,又是一个弱女子顶起风风雨雨,孤身救主。王夫人为探春擦掉眼泪,再次问探春:“探丫头,苦了你了,这样做难道你不后悔吗?”探春点点头说:“为了贾家,女儿就是粉身碎骨也不后退一步。”王夫人长叹一声说:“怎么贾家的男人们却没一个能比得上贾家的女孩儿呢?”  二人难过了一番,王夫人重新理妆,带着探春来到贾母屋里,贾母连日遇事,头发全白了。王夫人坐下,对贾母说了探春的想法,贾母哭着说:“打小探丫头就不同于别的丫头,你这一去爪哇国,就是抛闪了亲生骨肉,你若能立住脚了,当然是好事,若立不住脚,却连家也回不了,我是不同意,就算你不想远嫁,但是咱们找个好人家还是及容易的。”  侍书安慰贾母说:“姑娘一日大似一日,总要出嫁的,凭现在府里的地位,有权有势的谁愿意与咱家攀亲?说个不好听话,姑娘又是庶出,平头正脸的,很在乎这些的,还不如如了姑娘的心愿,先进宫封了妃,然后加到爪哇国。宝琴姑娘是到过爪哇国的,那里人人和气,除了蓝眼睛红头发之外,和我们是一样的。”  贾母抱着探春哭了一阵,考虑到贾家的复兴,忍着悲痛让贾琏去北静王府说事。大家默默坐在一起,整整等了一天。晚上,贾琏回来,对贾母说:“北静王自然高兴,忙着见了圣上,圣上一听是元妃娘娘的亲妹子,十分高兴,如果不费一兵一卒能平息西海沿子的战争,那是再好不过。所以,明日北静王妃打算带三妹妹去面圣。”  探春一夜没睡,她让侍书将所有的诗作拿出来,用线装好,放在木箱中,打算带走。天亮时分,凤姐带着丰儿赶来,见到探春,二人十指相扣,彼此看着对方的脸。凤姐说:“三妹妹,你到底不是常人,你这一入宫,咱们就再也难见面了。”探春很平静地说:“琏二嫂子,当心自己的身子,府里的大事小事,还离不开嫂子,祖母与太太面前,我也不能尽孝了,二嫂子多去看望她们。”凤姐含着眼泪点点头。这时,二门外有人传话进来,北静王妃已经等候三姑娘了。  探春告别了凤姐,走出大观园,贾母带着所有女眷出来相送。无奈,探春生怕北静王妃等急了,匆匆忙忙告别众人,与北静王妃一同入朝面圣。圣上看到贾府还有如此美艳的女子,问了生辰,想把探春留在自己身边,服侍自己,便说:“你与皇家有缘,为何不留在宫中,爪哇国可是落后边塞部落国家,你这样貌若天仙的女子去了,白白糟蹋了。”探春对圣上说:“求圣上将小女子送到爪哇国,这是贾家能为圣上做的一件大事了。”圣上见探春去意已定,内心万分敬佩探春,连男儿都没有的魄力,在这个小女子身上表现得这样淋漓,下诏封探春为端丽贵妃,并告知爪哇国,愿意让圣上的宠妃去和亲,平息多年的乱战。  探春住在宫里,侍书翠墨为伴,圣上颇为欣赏探春的才华,时常过来陪伴探春。探春对圣上的关系保持得恰到好处。圣上问探春:“你到爪哇国和亲,有什么需求,朕会全力满足你的。”探春跪下说:“谢主龙恩,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圣上能让端丽平息战争,是圣上对端丽的信任,端丽感激圣恩还来不及。”圣上听到此言,龙颜大悦,这样知书达理的女子,送到爪哇国,实在可惜。自己也有些后悔,错听了丽飞的谗言,害死了元妃与抱琴,于是下了三道谕旨,还了贾家的清白,但是不许贾家再犯错误。  贾母接到圣旨,长长吐了口气说:“这都是三丫头的功劳,我没有白疼她一场。”王夫人的心里也对探春万分感激,她一心教导宝玉,不要愧对了探春这番心意。  爪哇国很快回信,国王愿意将端丽贵妃接到后宫。探春远嫁之日,圣上特别恩准贾家所有亲眷都来送行。贾母与王夫人、邢夫人只见软轿内隔着珠帘坐着一位丽人,贾母上去行礼,丽人开口说:“老祖母,孙女儿一去不返,不能再伺候老祖母了,求老祖母多保重身体。”贾母强忍着泪水对探春说:“娘娘不要挂念老生,老生自己保重身体。圣上已经传旨,老爷、大老爷官复原职,还赏赐了很多财物。”贾家的人聚在一起,看着软轿被抬上帆船,赵姨娘挤到岸边想和女儿说句话,可惜圣上已经下旨:吉时已到,开船!  船在海上漂泊了几个月,才到达爪哇国,国王率领众嫔妃出来相迎。原来爪哇国国王两年前死了皇后,正在众妃之中挑选皇后的时候,探春到来。爪哇国的国王掀开软轿的珠帘,看到一个如玫瑰花儿一样的女子,顿时满心欢喜起来。他大摆酒宴,歌舞升平,欢迎这位端丽贵妃。  侍书深知主子无依无靠,在这样陌生的皇宫里,容易遭人暗算。于是,寸步不离探春左右。爪哇国国王得了探春,把探春看做命一般。自然很多妃子不太高兴,觉得探春是来故意迷惑国王的。久而久之,朝野上下议论纷纷。  探春将侍书单独坐在一起,探春说:“昨日国王要封我做皇后,我想此刻做皇后免不了会引起宫廷动乱,那些妃子们的家人,都是将军丞相的女儿,我们吃罪不起,可驳回国王,怕他伤心,你看如何是好?”  侍书说:“奴婢听宫女们说由爪哇国由于天气潮湿,许多人家的孩子患了脓疱症,每年因为这病要死很多孩子,娘娘不妨走出宫去,用娘娘带来的茉莉粉撒在孩子的患处,看看结果。”  探春问:“你怎么知道茉莉粉能治脓疱症?”  侍书说:“奴婢没有进府之前,患过同样的病,肉都烂了,家里的人和府里的奶奶小姐们要了些茉莉粉,先把伤口清洗干净,然后撒上茉莉粉,不到几日就好了。”探春点点头说:“只要别闹出人命就好了。”  次日,探春带着侍书与翠墨出宫,亲自为一些患病的小孩清洗伤口,然后撒上茉莉粉。开始大家都在怀疑,过了几日,探春治过的孩子都好了,连疤都没落下。于是大家纷纷祈求端丽贵妃给自己家的孩子看病。探春成了爪哇国人民心中救苦救难的女神,当上皇后顺理成章。  探春找到侍书单独说:“我很快成为皇后,你也必须成为贵妃,我们要生下许多含着汉人血液的王子,将来爪哇国就不可能与我们国成为死敌,这是我对你的命令,也是的祈求。”侍书点点头说:“听凭娘娘的安排。”在探春册封大典的当夜,探春与国王提出,将侍书封为贵妃,与她一同伺候国王,国王非常满意,当时就封了侍书为德清贵妃。并赐给宫女三十位,侍卫六千人。侍书穿着贵妃华丽的服装,一步一步走进自己的寝宫。 共 503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早期癫痫治疗的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数据 微信小程序排名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