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一位年轻发型师的手记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2:08:0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题记:周辉(化名),湖南人,是我公司一名年轻的发型师,今年23岁,已来广东闯荡了四年,他的身上,有着很多精彩的故事和不为人知的经历。我曾多次请求他为我口述,可他总是没有时间。意料不到的是,在他上周准备回家结婚之际,他特意交给了我一本多年来他随身记录的感情经历的小本本,并要求我不要写出他的真名。  一  高考落榜了,我整整把自己关在房里一个星期,除了父亲喊我吃饭之外,我没有走出房门一步。我的落第早已在我的预料之中,可是要我真正去面对这个事实时,我还是有点不能接受,为了考上大学那个梦想,我毕竟为之苦苦奋斗了三年。  母亲去世得早,父亲为了供我和妹妹读书,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头顶的白发一天天在增多。原本我想再复读一年,可为了妹妹,我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就算我今年考上了,父亲又哪有钱供我念完四年大学呢?妹妹今年即将升入初中,成绩在班上是数一数二的。如果妹妹六年后能考上大学,我们家里兄妹二人中出了一个大学生,父亲在村里也就可以挺直腰杆子走路了。  在这一周时间里,我想好了我将要从事的职业:当一名真正的发型师,听说这个职业在南方比研究生还好找工作。  97/8/26日  二  今天师娘来了我们的清风理发店,我还是次见她。原来她那么漂亮,以前我听师父说她已是四十岁的人了,可今天看上去至多三十挂零。难怪住在小镇上的女人就是和我们乡下的不一样,因为不用种田,不经日晒雨淋,皮肤永远是那么白里透红。再加上懂得保养,衣着又讲究得体,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我真的不敢相信,站在我面前有一股香气直钻我的鼻子的女人,会是我那又黑又瘦又矮的师父的老婆,难怪她很少来店里,每晚师父也不回家,难道他们两个有名无实?嗨,人家俩口子的事,我一个当徒工的,瞎操什么心!  不过,只要师娘每来一次,就会给我们带来好吃的。我巴不得师娘一个月能多来几回!  97/10/4  三  除了礼拜六和礼拜天之外,清风理发店的生意很淡。有时一天只有几十元的营业额,光交房租都不够。师父整天闷闷不乐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对面新开了一家野玫瑰发廊,据说里面装修得很豪华,老板是一个从广东打工回来的大姑娘,年纪还不到30岁,就自己做了老板。这些我只是从客人的口中听来的,因为我不敢去对面的发廊看。在师父的眼里,认为同行是冤家,我要是去了,他肯定不高兴。  师父在方园十里,是出了名的“剪”,可如今的社会就是怪,女孩子开的发廊,光顾的客人就是多,尤其是那些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们才不管谁的手艺好谁的手艺坏,只想让女人的手在头上摸一摸,嘴里和女孩子聊聊天,偶尔趁机吃对方身上的一块水豆腐。我有一个设想没敢跟师父说:那就是我们店也可以多请一个漂亮的洗头妹,再加上师父几十年的手艺,我就不信比不过对面的那个黄毛丫头。  97/11/15  四  昨天,师娘又来了店里。我正在给客人剪头,师娘就站在旁边看。等我剪好了,师娘连连夸我:“阿辉进步蛮快嘛,不出一年,就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原来师娘还很有学问哟,至少读了高中的。我心里一边想着,一边向着师父说,“师娘,这都是师父教导有方,我要好好谢谢师父哩!”  师父坐在轮椅上抽着烟,脸上笑眯眯的,“我跟你爸交情不薄,不是看在他的面上,我这一生还不想收徒呢!”  “你神气个屁,不找你,外面高手多得是!阿辉,走,现在不忙,帮我去买二百块蜂窝煤,那个平时为我们家送煤的老李突然病了,家里正等着烧呢!”师娘边说着边往外走。  我看了师父一眼,见他没出声,也就跟着往外走。  当我将两百块蜂窝煤从一楼搬到四楼时,我身上的衬衫被汗水浸湿了。  师娘亲自拿来毛巾为我擦汗。她的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女人味。她的手触到了我的背,她胸前的两只富有弹性的乳房有意无意间紧贴着我的身子,我的全身顿感一阵酥软。  没等师娘擦完,我逃也似的跑下了四楼,师娘在后面叫我喝一碗鸡汤我也没答应。  原本我是很喜欢闻师娘身上飘出的那种香味的。  我到底害怕什么呢?  我自己也不清楚。  97/11/21  五  师父采纳了我的建议,从乡下找来一位十七岁的姑娘当洗头妹。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菲菲。细聊起来,原来她竟是我高中一位同班同学的妹妹。  说来奇怪,自从有了菲菲,店里的生意渐渐地好了起来。多了一个人手,师父也就不那么累了。师父今年50岁刚出头,可看上去至少有55岁了,他的背有点驼,走路的时候现出一种老态龙钟的样子。只要不是特别忙的时候,所有的客人都由我剪头,他则站在旁边指点一二。我知道师父用心良苦,我是他这一生的徒弟,他想让我学到他的绝活而没有丝毫的保留。  为了报答师父,还有师娘对我的好,我只有用心学艺,争取早日出师。  97/11/29  六  我看得出来,菲菲有点喜欢我。有事没事的时候,她总围着我转,一天到晚阿辉哥阿辉哥地叫个不停。偶尔师父不在场的时候,她很大胆地拉着我的手,冷不妨用她的小手在我的脸颊上摸一下。  说实话,我并不讨厌菲菲,她不光脸蛋长得漂亮,为人又很体贴细心,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吃过苦的女孩子。问题是我不想那么早就谈恋爱,更不想那么早结婚。我的理想并不是象师父一样,开一家小小的发廊维持自己的生计,然后娶妻生子,直至终老。我从小就向往外面的世界,我想象小鸟一样自由自在地在蓝天飞翔。等我有了钱,我要自己送自己读书,圆我的大学梦。但我不会伤害菲菲,我会比她的亲哥哥对她还好些。  我说到的,一定就会做到!  98/3//8  七  菲菲约了我三次,要我带她去看电影,我都找借口推掉了。因为如今的电影院,简直就成了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场所,那一对对,挤在同一张椅子上,有的胆大的女孩干脆面对面坐在男孩子的身上,一双手在黑暗中不停地寻找快乐。至于电影里放的是什么内容,保证百分之九十五的人连片名都没记住。  在那种场合,很容易出事的。我当然不能带菲菲去。为了不让她失望,今晚我答应和她一起去小镇边的小河边散步。菲菲高兴得象个孩子般跳起来,嘴里连连喊着,“阿辉哥真好!”  我有些哭笑不得。我好什么呢?如果我好的话,就不等你邀我,会主动带你去影剧院、去舞厅狂欢一阵,会牵着你的小手,对着老天发誓:一生一世只喜欢你一个!会在你高兴的时候,让你更疯狂;会在你闷闷不乐时,想尽一切法子哄你开心!  沿着弯弯的小河,一任晚春的风吹动你的秀发,吹动我的心事。很久很久,你牵着我的手,没有出声。  “菲菲,我想手艺学成后去南方闯一闯,你呢,有什么打算?”  菲菲挣脱我的手,站在我的面前,用那双平时一笑起来就眯成一条线的眼睛看着我,“阿辉哥,好哥哥,你一定要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外面很乱,不适合女孩子的。再说你的父母一定会不同意的!”  “有你保护我呀,换了别人,我才不去呢。我爸妈会听我的,我已经是大人了,自己的事要自己作主。来,我们拉勾,不许反悔哟!”  我勉强点了一下头。菲菲高兴得忘乎所以,一下子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当她发现自己有些冲动时,用眼看了看我,脸红红的。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远方的河水。  风很大,我怕菲菲受不了冻,就拉着她往回走。  98/5/13  八  师父病了一个星期了。  一开始我还蒙在鼓里,今天下午一个常来我店里剪头的顾客无意中对我说,你师父师娘正在闹离婚呢。起初我以为他是跟我开玩笑,可后来他说:我和你师父是老熟人了,这种事,我能随随便便乱说吗?唉,好人总是没有好的结果。  我真有点弄不明白:大人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看上去师父和师娘不是挺幸福的嘛,从未听说过他们吵过嘴。一下子要离婚,总要有个原因吧?难道婚姻就这么可怕?那人一辈子还为什么要结婚呢,难道只是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  还有我的父亲,母亲去世得早,很多人都劝他再找一个老伴,可他总是借故将话题挑开了。作为做儿子的,我当然希望父亲的晚年过得幸福些,尤其是将来妹妹出嫁了,我又去了南方,家里只留下他一个孤老头子,不是更寂寞吗?  在我的眼里,师父是个好人,师娘更是一个好人,她不会背着师父在外面偷汉子吧?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我马上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觉得很对不起师娘。  99/1/24  九  师父真的离婚了。  师父看上去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十多岁。他自愿将理发店给了师娘,他说自己要回乡下住祖上留下的三间土房。  我拒绝了师娘要我继续留在店里为她撑起门面的好意,执意要去南方。如果不是出了这种事,我还真是开不了那个口,我不能丢下师父一人去南方挣钱,用家里的土话说那是过河拆桥,要被人指着脊梁骨骂的。  拜别了师父,我回到乡下陪父亲住了一星期。明天,正月初八,一个出门人大吉大利的好日子!我要去广东了。还有菲菲,她的父母把她托付给我了,从他们二老的目光里,似乎已经默认了我这个未订亲的女婿。  我不想解释什么,一切交给时间去证明吧。何况我的未来,仍是一个未知的梦!  99/2/7  十  在东莞厚街一个叫陈屋的管理区,我和菲菲下了车。坐了一天一夜的长途客车,我都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菲菲就更惨,次出远门,又坐这么久的车,早已差点连肠子都呕吐出来了。幸好我在路上买了一张东莞地图,我象次去无人的荒滩的淘金者一样,在车上用笔圈住了一个地方,那就是陈屋管理区。因为我喜欢这个朴实的名字,听起来就象我们老家湖南的某个村子一样顺口。  我想找一家旅馆住一晚。一位五十来岁的本地阿姨跟我说,住旅馆很贵,你是来找工的吧,说不定要找很久也不一定,还不如租一间房,省得多花钱。于是她带我去了她家,谈好了价钱,每月260元,只一间十平方不到的平房,公用的卫生间,水电费另计。  可一间房怎么睡呢?只有我打地铺了!  一觉睡到天亮,我爬起身,看见菲菲睡得正香。她的一只右手露在了被子外面,我走过去轻轻地把它放回到被子底下。菲菲醒了。  阿辉哥,你起这么早干嘛?再多睡一会嘛,我都困死了。你要不要睡床上,我们换一换,你昨晚一定没睡好吧?  不用,我不睡了。  那你坐在床上,把脚捂在被子里暖暖吧。  我听话地脱了鞋子,坐在菲菲的对面,把脚伸进暖暖的被子里。  菲菲用她的一双小手,搂着我的脚,一股暖流,顿时传遍我的全身。  菲菲真是一个好女孩,我一定要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99/2/10  十一  看来我和菲菲还算幸运,经过考核,一家名叫曼调丝理的发廊终于答应试用我一个月。本来老板娘不要女的,因为店里已有八个小工,可我说菲菲是我妹妹,要留就要留两个,不然的话我就另外再找。老板娘认真地看了看菲菲,还用手摸了摸她的脸蛋,认为她长得很水灵,就同意了。我们两个新人包吃不包住,试用期的底薪,我每月600元,菲菲300元,提成另计。  为了庆祝旗开得胜,晚上我和菲菲去了一家大排挡炒了三个菜,我要了一瓶啤酒。  99/2/16  十二  曼调丝理的生意很好。  难怪广东人的钱好赚,在我们湖南老家,单剪一个头才收2元,这边光洗就要收10至20元,包洗、吹、剪要收50至100元,另外每按摩一小时,加收30元。致于局油、电发、卡娜、游离子、负离子、恤发、晚装、新娘装就更贵了,不是真正有钱的人,根本消费不起。  我要感谢我师父,因为是他,给了我一门求生的手艺,不过家里的剪发与这边比起来,我只能算是学会了起码的基本功,余下的路,就只能靠我边打工边学习了。因为大凡流行的东西,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它变化得快。永远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同一种发式,用在不同女人的头上,也会是不一样的。还好高中的哲学没有白学,要不,我还真的想不通呢。  老板娘对我的工作还满意,因为我不怕累,遇到别的大师傅不愿剪的头、工价或提成低的头,我都愿意做,一来我要多学手艺,二来我要多赚钱。菲菲在熟悉了一周后,洗头的回头客人渐渐多了起来。以前在老家,她只学过洗头,按摩一点也不会,幸好发廊里一位四川的小工叫阿英,主动教菲菲各种要领,以菲菲的聪明,一点就通。在整个发廊,菲菲和阿英玩得。  晚上,菲菲告诉我说,傍晚一位本地老板想请她到外面去吃宵夜,菲菲婉言拒绝了。我认为菲菲做得对。虽说广东的发廊大多不那么正规,虽然我们不得不生活在这种环境里,可我相信事在人为,只要你自己不想学坏,没有人会拿着枪逼你去卖身。如果你给了客人一次吃饭的机会,下一次,客人就想有一次和你上床的机会,因为他们身上,穷得只剩下了钞票。  我没敢告诉菲菲,今天我发现了一个秘密。下午来了三位客人,好象和老板娘很熟,一进门就被带上了二楼,然后有三位小姐跟着上去了,原来店里除了包括菲菲在内的九位小工之外,还有很多流动的女郎,她们靠自己的身体为资本,做着贱卖自己青春的勾当。   共 1128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预防睾丸炎的产生要重视生殖健康和卫生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癫痫好
昆明治疗癫痫专业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唐山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唐山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唐山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唐山综合医院哪家好 邯郸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定州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定州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男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眼底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综合医院哪家好 承德骨科医院哪家好 承德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承德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承德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承德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承德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承德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衡水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衡水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哈尔滨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鹤岗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鹤岗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双鸭山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丹东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眼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漳州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漳州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漳州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漳州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漳州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上饶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上饶眼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长春肝炎医院哪家好 吉林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平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四平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四平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公主岭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房缺医院哪家好 陇南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临夏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临夏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临夏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甘南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遵义眼科医院哪家好 遵义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遵义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安顺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铜仁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昌都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昌都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山南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山南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山南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山南眼科医院哪家好 山南室缺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临高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