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日军奸淫妇女连花甲老人都

2018-11-05 09:24:38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日军奸淫妇女 连花甲老人都不放过

图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许志强

人民9月24日电国家公祭自9月17日起,每天公布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证言,将连续100天公布100位幸存者证言。

下面是第八位幸存者许自强证言: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日本侵略军占领南京,善良的平民遭到蹂躏,血海深仇,永世难忘。

那年冬天,我们一家五口,随祖父母匆匆搬入颐和路安全区去避难。十二月十六日下午,有四个日本兵,身上背着枪,满脸凶样,来到我们住处,将门内所有的人,无论男女老幼,统统集中在大院子里排起队来,厉声吆喝。当他们看到年轻的妇女时,脸上露出可怕的狞笑,他们把看中的六个妇女,强行拖进屋去,进行奸污。院子里所有的人,特别是她们的亲属,没有一个不是心如刀绞,泪如雨下。过了一会,日本兵又来到了大院,嘴里吆喝着:“中国兵,有没有?有的,站出来!”不管他们说什么,没有一个人答话,气氛低沉。这时,几个日军从人群中蛮横地拖出十几个青年男子,叫他们站在一边。我的一个二十五岁的叔父也被拖了出来,祖母痛哭流涕,在场的人个个哀声不已。这时,几个日本兵分散到各家强行搜掠贵重物品后,将我的叔父和十几个青年带走,从此生死不明、毫无音讯!我叔父走后,全家人泣不成声,万分悲痛,尤其年迈的祖母,更是悲痛不已,哭得死去活来。老人的泪水流干了,双目失明,病在床榻,不久也就离开人世了。

日本兵走后还不到两个小时,又闯进来五个日本兵,还是叫我们站到院子里,不问青红皂白,就用刺刀戳,用枪拐子打,院里的人几乎无一幸免。就连我这个十五岁的小孩也无缘无故被日本兵在小腿上戳了一刀,顿时血流如注,疼痛万分,至今伤痕还隐约可见。这时,院子里响起了痛哭声和叫骂声,当场有个老大爷倒在血泊中,又有几个妇女被奸污了!

祖父感到这里很不安全,便想回原来的住处。过了几天,祖父对我说:“我带你到明瓦廊去看看!”我们祖孙二人走到宁海路口,看到路边有很多老百姓的尸体,有的缺胳少臂,有的没有腿,有的肚肠拖到外面,甚至有的头颅也没有,血肉模糊,真是惨不忍睹。路边的住房有的被烧毁,有的被抢劫一空,有的连大门也没有。在一幢楼房门口,站着几个日本兵,马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影。我们走到离日本兵站岗不远的地方,日本兵喊了一句话,我们听不懂,可能是叫我们站住,我们只好站住不动。有一个日本兵上来用刺刀将祖父的帽子挑掉,随手在他胸口上刺了一刀。祖父用手捂住胸口,满手的血,连衣服也染红了。我急得连忙把手帕递给祖父,可一条手帕有什么用呢?祖父蹲在地上站不起来,日本兵用凶恶的眼光盯住我们,并将祖父推倒在地。过了一会,另外两个日本兵挥手叫我们走。祖父有气无力的对我说:“我们回去吧!”于是我便扶着祖父回颐和路去了。没过多少天,祖父的伤势加重死去了。

日本兵的暴行越来越猖狂,每天都有好多次来我们住所,记得十二月二十日这一天,日本兵来过八次之多,每次少二三人,多七八人,他们抢掠财物,强奸妇女,就连六十多岁的老妇人和年幼的女孩都遭到侮辱,抓人、杀人。这日子怎么过呢?门内五六户人家,大家计划连夜动手,挖了一个地洞。早上,除了年老的人留两三个看门外,其他人全部进洞藏身,傍晚出洞,这样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有一天,几个日本兵来向看门老人要“花姑娘”,老人答没有,日本兵一枪就将老人打死了。当时搬进安全区时,我们这一门内有三四十人,过了短短十来天的时间就剩下十七八人了,真是安全区里也不安全啊。

原标题: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日军奸淫妇女连花甲老人都不放过

稿源:人民

作者:

信号调理板A5E0170
纳米汗蒸房
精益生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