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杨柳输棋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0:06: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老陈原来是县长,现在不是了。老陈当县长时养成—种习惯,工作累了或心烦时就到秘书办公室“换脑子”,忙里偷闲跟秘书们侃大山。秘书们大多数时间里都守着电脑忙于写材料,老陈就下命令:“都停下!你们搞文字工作是苦差事,该放松就得放松,别把脑筋绷得那么紧,材料写好写不好、出活儿不出活儿不在闷头死干……”于是,大忙的、小忙的、真忙的、假忙的,材料迫在眉睫的、搞文字马拉松的都停下了。县长没架子,大家就放开思想,聊个云山雾罩,有时还来点儿带“色”的,老陈说这样有益身心健康。  老陈和秘书们的关系可见一斑。  意想不到的是,老陈在这次换届选举中被竞选对手击败,上边对老陈还没有作出合适的安排。老陈闲着没事,便经常到秘书办公室看报。这天,老陈又轻轻地推开秘书办公室的门。今天几名秘书难得清闲,五六个人正酣战于“楚河汉界”。听到老陈的开门声,几个人同时抬起头看了老陈一眼,然后几双目光又迅疾地回到棋盘上。战事紧急,到了决战关头,双方主战手和“军师”们,在两军对垒中都以对家国高度负责的精神而殊死搏斗。要是在过去,老陈肯定要走过去为吃紧的一方当“高参”,进而越俎代庖甚至逼主战手“逊位”取而代之。可现在他不想往前凑热闹了,没有那种情绪。刚刚从县长的位子上跌下来,官场上的“臭棋篓子”在棋盘上能有什么作为?别烦人。老陈便很知趣地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拿起一张报纸不声不响地翻看。那边战火纷飞,硝烟弥漫,他这里古井无波,如坐禅老僧。   在一阵潮水般的笑声中战斗结束了。秘书小李大获全胜,趾高气扬,手舞足蹈。他的同事小张惨败,由于经不住众人的奚落,尴尬中转身欲逃,不小心正好与老陈撞个满怀。老陈放下手中的报纸冲小张一笑:“怎么样?嘿嘿,你输了吧?”   小张这才看清原来是刚刚下台的“老”县长。小张眨眨眼睛,脸上的表情淡漠而复杂:你也来奚落我?我输了,你呢?你比我输得惨不?真不知道愁得慌!小张就不阴不阳地笑了:“我输了,彻底输了。唉,落花流水春去也、一江春水向东流……”那话中的滋味儿你老陈自己砸磨去吧!小张说完转身溜之乎也。   老陈从县长的位子上跌了下来,跌掉了一身尊严,也跌掉了忙碌与烦恼。老陈就像一台废置的机器,转不起来了。人这东西就是奇怪,身子越闲脑子越是闲不住。老陈没事便东想西想胡思乱想,该想的不该想的什么都想。想来想去突然想到前天小张和小李下棋的事。小张输了棋感到很难堪,年轻人争强好胜,脸皮又薄,输了棋脸上挂不住,无颜见江东父老似的。可就在那种场合他老陈竟说了句很不得体的话:“怎么样?你输了吧?”仔细想想,那话中很有些揶揄的味道……老陈这么一想猛然发觉自己一向就有这个坏毛病——当了这么多年领导说话办事就是很少想到别人的“难堪”……老陈觉得这可是个惊人的发现!老陈就坐不住了,他决定去给小张道歉……   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老陈拉开门,原来是小张。老陈说:“小张你来得正好,我正想去找你。”   小张说:“老县长,不用您找,我向您请罪来了……”   老陈笑了:“向我请什么罪?乱弹琴!”   小张没笑。小张说:“老县长,您得原谅我。那天我输了棋,态度很不冷静,我对您说:‘我输了,彻底输了……落花流水春去也、一江春水向东流……’您没咂磨咂磨那话中的滋味儿?那可是对您来的!我太浅薄无知,您在官场上输了棋,我把您比作大势已去的南唐李后主了,您目前这种处境我怎能用那样尖刻的话讥讽您呢?对您太不尊重了,不向您请罪我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呀……”   老陈一听愣住了:这小子走到我前边来了!曹操差杨修三十里,自己差小张多远?老陈就乐了:“小张,我老陈算服你了,就冲这一点你就是个人才……其实官场上的事和下棋是一个理儿,就是要有输有赢嘛。官,本来就不属于个人私有,有什么可计较的?”   小张也笑了。小张说:“我呢,输两盘棋算什么?俗话说:棋输子儿在,何必脸红?”  老陈握住小张的手哈哈大笑:“对!人既不要跟别人过不去,更不要跟自己过不去,无论什么事只要别把自己的得失看得那么重,前面就是一片光明……”  老陈和小张都笑了。两个人都觉得对方称得上知音,于是,老陈和小张就成了好朋友,稍有闲暇就到—起神聊。可是,老陈和小张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背后有人在“关注”他们……  —个月后,老陈被安排到县政协当了主席。  小张也接到了组织上的通知,调他到岫云乡做团委书记。赴任前,小张到老陈那里辞行,老陈一听就愣了!乡团委书记这个职务既够不上“将尾”,也算不上“兵头”,只是乡里一般干部。那个岫云乡虽然名字幽雅,但却是全县偏僻落后的地方。小张在县政府办公室的秘书中是支硬笔杆子,经常拿大材料、硬材料,把这样一位才子调到偏远山乡,又不是提拔使用,这与理不通,简直是“发配”嘛!老陈很生气,毫无疑问,出现这种结果,肯定因小张跟他老陈关系密切有关,小张站错了队!新任县长是在搞“清君侧”……老陈决定找新县长交涉,为小张鸣不平!  小张拦住了他。小张说:“老县长您别多事,这叫工作需要,党叫干啥就干啥嘛……”  听了小张的话,老陈心里仿佛发生了八级地震!“工作需要,党叫干啥就干啥”,这话很对,很好,这话已经讲了多少年了。可是,今天听起来怎么有些不对味儿呢?革命老祖宗传下来的这两句话很正确,教育、培养、锻炼了多少好干部。可是,它又压制了多少人才呢?原来,把它当作大棒用也是非常得心应手的,而且又是冠冕堂皇的!老陈不禁慨然长叹道:“党啊,亲爱的党啊……” 共 21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附睾炎患者呈现肿痛怎么办
昆明哪家专治癫痫好
癫痫怎样可以有效预防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数据 微店卖家版官方网页版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