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烟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0:34:2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老烟头”刚进单元楼,就嗅出了空气里的不对头;一股浓浓的焦糊味溢满了狭长昏暗的楼道。“哪里着火了?!”仔细听听,也没有噼噼啪啪的焦爆声,不像有什么地方着了火。  他也来不及多想,职业敏感促使他飞奔上楼,不过几十秒,也不知道跑了几楼。看到一户人家门框里渗出一缕青烟,焦糊味排山倒海般从门框里冲出来。他来不及多想,一拳打碎消防栓的玻璃,抄起消防斧就是狠命一击。  “啊——!”一声凄厉惊恐的尖叫。  “哥,咋又是你?!”“小烟头”惊魂未定的站在沙发后面,嘴上叼着一只吓得半死的烟,一缕青烟直冲上天。他从烟雾后面走出来,嘟嘟囔囔地走到门跟前,看了看已经壮烈殉国的防盗门,心疼地自言自语到:“第七个了!”  “老烟头”自然是听出了他言语中的不满,但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打心里有点讨厌这个弟弟:二十七八的人了,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经常是哥哥刚帮忙找了个工作给他,“小烟头”八点去上班,十点就被炒。不为别的,他那比饭还要重要的烟以及满口惊心动魄的大黄牙、昏黄的手指甲、恐怖异常的烟味就让谁都受不了。尤其是那些仓库里的工作,负责招工的人在“大烟头”软磨硬泡下刚看到“小烟头”,就像养鸡户看到禽流感一样,唯恐避之而不及。更可气的是,在弟妹不幸去世以后,一个健康活泼的小伙子三四年就成了一个超级大烟鬼,连整个中队的人都知道中队长有个嗜烟的弟弟。  很不巧的是,一次他出任务回来,消防车还没有到消防队门口,就瞅见弟弟杵在大门口:一头火红的爆炸发型、上身一袭白衣、下身却不伦不类地套着亚麻色的裤子,再加上一路袭人的烟草味,活脱脱一个被点着的香烟。不知深浅的弟弟在大门口就拦住了他,左一口“哥哥”,右一口“哥哥”叫得十分亲切,整个中队的人斗看的清清楚楚。于是乎,“小烟头”的绰号在这个不会着火的地方以火灾般的速度蔓延开了。对于“小烟头”的哥哥,自然也被授予了“大烟头”的光荣称号。  “小烟头”嘟囔了几句,斜眼一瞧,那棵“槐树”正在那里沉着脸。他马上减小了音量,直接掐死了那截刚刚开始履行使命兄弟。沉默了一会儿,“大烟头”才恶狠狠地招呼他把门先塞上,又抬了一个柜子挡上。“小烟头”刚要垂头丧气地回卧室,“大烟头”冷冰冰的甩过来一句话:“后天早上八点,百货大楼仓库搬运工,900块一个月。好好干,不准吸烟!”一句格外重。  但烟瘾太难熬,小烟头刚正儿八经的搬了两回货物,就快憋不住了。他转了两圈,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拿出藏在裤管里的烟,先放在桌子面前一闻,那烟香透入鼻子,他仿佛是大冬天里穿着羽绒服的人被泼了一盆凉水瞬间清醒过来。他靠着货物半躺下,悠悠地点起一支烟,轻轻的送入口中,像拥吻一个久别的恋人,将她拥入怀中,舍得老命得深深的吻她,一股舒服的热流贯彻全身,他又像一个冻的僵死过去的人被一碗热姜汤灌得从鬼变成了人。他所有的肌肉放松,手中夹着一支烟,仿佛是在地中海北岸愉悦的假日里,晒着明媚的、舒服的夏日阳光,手中一杯4℃的苏格兰威士忌,看着远处蓝的令人心碎的海岸和白色沙滩上悠闲漫步的比基尼女郎,很是惬意。  逍遥过后,他随手一弹烟头,像是一个上足了发条的机器运转了起来。没几趟跑下来,还没有发出汗,就听到有人大叫着火。他回头一看,一股烟柱从窗户中窜了出来,不过几分钟时间,就蔓延开来,火苗变成了火海,整个仓库已无法再靠近。未等这些工人完全回过神来,四五辆消防车呼啸而至。不大的空地上挤满了救火的队伍,“小烟头”被来去的人流挤得站都站不稳,好不容易才找到出口,看着一时无法平息的火势,他就和其他的工人一样,四散回家去了。  在家饿得呲牙咧嘴的“小烟头”在屋子里来回的转来转去,好不容易接到了一个电话,原来是大哥在扑灭仓库火灾时被烧伤送进了医院,他也忘记了饥饿,飞也似的奔到了医院。还好,只是轻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小烟头”赋闲在家,干脆就住到医院,端茶送水,也倒能帮不少忙。哥俩难得没有什么坏消息影响,也都风平浪静的等着伤慢慢好起来。  几天后,中队里把火灾勘察报告送到了“大烟头”的病床边,他刚看了一眼,就浑身一个激灵,猛地回过头,狐疑地看着“小烟头”。“小烟头”被这冰冷的目光刺得睁不开眼,他捡起掉在地上的报告,头一行字就让他浑身发抖:未熄灭烟头引起仓库货物致燃。他们兄弟俩清楚地记得:四年前,同样的字眼出现在“小烟头”妻子的死亡通知上,还有他未出世的孩子……   共 180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好
癫痫患者能喝咖啡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企业 微信怎么开通微店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